浩祥與蘇開儀老師談話後的分享

= = = = = = = =
Dear All
 

今天我有機會和蘇開儀老師聊了很多的話
關於天旋, 關於音樂, 關於教會音樂 

很棒
, 蘇老師是個很豐富的人, 很豐富的專家, 從她那裡收穫真的很多 
而特別最近, 很多耕莘的教友竟頻頻向她詢問, 關於星期六下午的司琴, 關於九點半子夜彌撒的司琴, 是誰呀

她總回答
, 就是那些年輕人啊, 天旋啊....      訝異語氣中帶著愈來愈深的好奇 
(我發現不僅詢問度高, 還有教友已經決定, 要從別台感恩祭改參加該台感恩祭....) 

而她也早就想要來星期六下午彌撒看看
, 看看在耕莘口碑漸著的天旋音樂.
只是一直沒有時間, 不過我想也快要來了吧 

--------
 

主要要告訴大家的重點是
, 她也早就從錢玲珠老師那裡聽說, 天旋想要在教會音樂更上一層樓 
所以她說若我們安排, 她很願意和我們大家多聊聊. 當然要上課也是綽綽有餘的

我和她分享
, 為了生計落腳台北的這些天旋人, 會走到今天這個情況, 也從來就不是我們計畫中的, 好像真的是聖神的推動 

而會開始關心教會音樂
, 禮儀音樂, 也是意識到該有個使命來帶領我們, 不管是為了聚會, 是為了向前走都好 

而平實點說就是
, 當我們發現愈來愈涉入禮儀音樂服事工作, 也愈意識到, 不能亂來, 而也是個進修的機會...(至少我這樣覺得) 

當然我心裡還在想
, 這樣下去是適當的嗎 ? 我們以後究竟會走到哪兒

 (
我不敢想太多, 想到自己在台北的生活可能只剩半年, 想自己都來不及....           可是若愈關心, 也就愈會想...想想想) 

--------
 

最近聖召委員會要舉辦一場歌唱比賽
, 會有三首指定曲. 其中一首, 蘇老師想要選天旋的歌, 就是我們教會內年輕人的歌, 而不要基督教的歌 

我也給了她滾石可樂等資訊
, 她將依歌詞內容, 挑選和修道聖召有關的, 來作為該首指定曲 

沒有做歌本
, 那為她會更好挑選 

我聽了覺得
, 怎麼, 總是一直有需要(作歌本?), 在等著我們的感覺 

(
該比賽三月初會公告, 參賽者形式為八人以上的團體, 也許我們有人有興趣~) 

總之就是
, 也許以後, 隨著緣分, 我們能和蘇老師開始有些交流吧. 

請她充實我們
, 也請她幫我們一起分辨 

也許等寒假過後囉
 

--------
 

還是有怪異的感覺
, 好像外人一直給我們這個天降神兵各式各樣的名字, 天旋"聖詠團", "樂團", "合唱團"...想要給我們賦予一個可理解的形式 

蘇老師今天問我一些團體性的問題
, 我也是費力解釋了一下 

而我在思考團體性的問題
, 譬如團體使命啦等等的, 也覺得這是個很難回答的事情, 因為太不定, 太多樣了其實 

同時也發現有些問題如果不回答好像真的有點怪怪的
 

但又其實
, 現在天旋究竟是什麼樣子...似乎已經很難整體來述說了 

天旋這個牌子
, 感覺好像個修會, 也好像小型教會, 也有點像擁有好幾個子公司的企業... 

要看清楚
還真的要用"信仰的眼光..."  

而當別人問起天旋
, 在有限的解釋時間內也愈來愈只能微笑以對, 一切盡在不言中... 

嗯嗯
, 我現在處於快踏入下一階段的密集分辨期, 也許就像薛竣綸說的, 等我進入了工作以後, 就會慢慢結束這些分辨 

而豁然開朗地告訴自己
, " 這就是生活啊

而已在職場家庭生活中好一陣子的你們
, 一定也有更不一樣的觀察囉 

就降子
, 團拜見, 我發現收件者名單已經多到一種瘋狂的境界, 有好些人對我來說都快要只剩一個名字在那裡了 

有好些人是突然出現在名單裡的... 

滄海桑田
, 怎麼會有這種團體啊...  : p 

核心辛苦了
, 團拜又要來個年度大清算囉 

如果中北部團員增多
, 也許以後團拜地點, 從台南會再更北移... 

----
 

有件事也可以偷偷預告
, 就是繼之前的主教公署聖樂函批鬥風波以後, 主教團秘書陳坤鎮神父有意組織一場 

"
教會音樂研習營"之類的, 讓教會內音樂服事者有更豐富的交流和溝通機會有別於上次只是開個會消個毒而已... 

不錯
, 有這樣的事件反而能催生更積極的做法我們也為這個尚在構想階段的活動祈禱 

旅途中的教會
, 真好 
  

 

在主內, 共同祈禱

 


浩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anshuan 的頭像
tianshuan

天旋音樂靈修小組

tiansh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