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因為近年來行憲紀念日只慶祝而不放假,還是景氣真的不好商業再也炒作不起來,或是更殘酷一點地必須承認:因為我不再是因為聖誕禮物而興奮的孩子也不再是因為情人用心準備聖誕禮物大餐而心神蕩漾的少女,總而言之,這幾年下來,似乎街頭的「聖誕氣氛」有點淡了。

但即使如此,偶而還是有人問起:「妳聖誕節要怎麼過?」這時我除了第一時間暗暗捶心肝加OS:「我罪!我罪!我的重罪!居然我身邊還有人不知道我是教友!或是知道我是教友而居然不知道我要去教堂!」,也還趕緊端出一張笑臉:「聖誕夜我要去教堂。」

「哦,那妳男朋友 / 老公 怎麼辦?」

「嗯.. 他也是教友,他也上教堂。」為了導正視聽,趕緊趁機做點機會教育,補上一句:「聖誕節是耶穌的生日啊,誰的生日就跟誰過啊,又不是情人節。」

朋友聞言失笑,下了一句評論:「哈哈。不過你們教堂都滿溫馨的,很有聖誕節的氣氛。」

啥?我們是在慶.祝.聖.誕啊!事實上是只有我們在慶祝,其他人是在利用、在自high而已。我們沒有「氣氛」,那誰有氣氛?什麼叫做聖誕氣氛?商店裡高掛的緞帶彩球?路邊一直 ho ho ho~~ 像個笨蛋的聖誕老人?

氣氛、感覺… 這是我近一年多來一直在思索的一件事、一個問題。從小到大,參與、籌辦過非常多的活動,深知氣氛可以營造操作,也疑惑著感覺之難以久存。我們常聽人說「我喜歡你們教會那種 "溫馨的感覺"」,甚至我們自己也可能會這麼說:「我進堂,因為喜歡那種教友之間無私的氣氛,是一種跟天主在一起的感覺。」

為什麼我們不是「喜歡跟天主在一起」,而是「喜歡跟天主在一起的 "感覺" 」呢?如果一個男孩子追求我,跟我說:「祁欣,我喜歡跟妳在一起的感覺」,我想我會把他轟走的:「原來你不是喜歡我,你只是喜歡這種"感覺" 。你喜歡的不是真實的、活生生的我,你喜歡的是你自己想像出來的粉紅色雲朵。」

我總是要有真正的情感,才會「有麝自然香」地讓人感覺到我的真情與深刻,進一步對於我這個人、對於我的價值觀感到有興趣。如果我自己也彷彿在雲霧之中地不能明認我所欽崇愛慕的對象,又怎能「讓別人感覺到我的感覺」?

還不認識主的人,常是被愛主的人身上所流露的平安喜樂所吸引,進而去探索我們平安喜樂的源頭,認識上主。就像是我不能把月亮拿來放到你眼前,但是當你看到我向上伸出的手指頭,順著手指,你將親眼看到懸於高天之上的月亮。但如果我們只是自顧自地在月光下歡樂,連我們都不仰頭看天、都不定睛看上主,在旁圍觀的人又怎能追溯到那美麗的月娘呢?

那些帶著夢幻表情說「你們教會的氣氛很溫馨」的人,去了慈濟,一樣會覺得溫馨的。但是如果能因著看到信主的人們的溫馨,而更去追尋這份愛的力量的源頭,才有可能也和這個源頭接軌,投入天主的懷抱。

這樣說來,我又怎麼能滿足於「給人溫馨的感覺」呢?天主啊,求禰俯聽我這個將臨期的貪心的祈禱。不管是為禰獻上歌聲,或是奔走張羅營隊活動,我不要「只給人溫馨的感覺」,我要一切的一切都指向禰,我要禰使我在人前為你作證。我要禰讓我真正地活在禰的愛內、走禰的道路、作禰的工具,傳達不只是溫馨。如果尋求禰的路上需要堅忍而沒有溫馨、如果溫馨讓人自我滿足,而忘了尋求禰,那麼求禰收回這個溫馨吧,它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只是包著糖衣的毒藥。但如果禰願意,請禰以溫馨作為天上的一顆異星,為我們指出一條明路。單單看到異星其實對人沒有益處,卻要如同東方賢士一樣啟程出發,前來朝拜聖子耶穌 — 禰給全人類的「聖誕禮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anshuan 的頭像
tianshuan

天旋音樂靈修小組

tiansh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